新聞中心

集團新聞 行業新聞 興利文學
新聞中心興利文學
漫溯

遠離,有時是另一種姿態的堅守。

  隨著蝴蝶蜻蜓而奔跑,因扣住小小的蚱蜢而興奮,為一朵小紅花而糾結,期待老師父母的稱贊與同學欽羨的目光……這是小孩子單純的世界。

  這種時光,叫做童年。

  童年時人生中最美好的時代,而成長則是對這種美好最殘酷最完整的一次摧毀。

  一直很堅信一句話,當一個人發覺一顆鉆石比一顆普通的玻璃球更貴重時,這個人就可悲地長大了。當我們用金錢利益衡量事物的價值時,我們就失去了圣潔的純真;當我們忘記曾經的心情及感動時,我們就丟棄了可愛的稚嫩。而當純真與稚嫩從我們身上消失殆盡之時,  我們就可怕地長大了。

  也許成長并不可怕,可怕的是成長之后的迷失與顛覆。

  曾經在相似的天空下,揮舞著胳膊隨著音樂起伏,然奇驀地將藍天白云及周遭的一切重疊于多年前的自己。

  而在努力等待后的今天,當一切又歸于同一片天空之時,卻又忙于寫著各自不同的故事。

喜悅無比相似,悲傷卻不盡相同。

  歷經跨度下蔓延的辛酸也終在荏苒的時光中逐漸沉淀。

這叫做過程。

  我們每個人都努力地愛著失去了的東西,因此當我們無比張揚地宣揚著自己的堅守之時,那個東西很大程度上已在漸離我們遠去。

  這叫做現實。

  也許在逐漸了解了幻想與現實的差距后,成長才一步步走來。

  運動會時的歡呼,吶喊,有個詞叫團結,叫集體,可從另一種角度說,每個人都會借由他人的優越光榮來填充自己的不完滿,在憧憬他人的同時也給自己涂上所謂的榮光。

  這是人本身的矛盾。

  而人又是喜歡為難自己的生物,思考著自己與他人的距離,思考著以何種方式才可以最快的速度接近或到達,思考怎樣可以更有力地奪取,甚至思考看似更有深度的問題,

  如使土地繁衍出更多的人還是人使土地變得更加廣袤……

  唉!

  既知無解未知事,妄加揣測亦枉然。

  人總要去依靠,可卻注定永遠要承受孤獨。

  有人說,當一個人孤獨到可以隨時奔赴下一場狂歡時,他就失去了責問這個世界的權利。

  世界紛繁復雜,色彩繽紛環繞。

  當你一點點地從抗拒從排斥到默然到沉寂到適應到接受時,你就一步步地,開始了全新的蛻變。

  如果可以,在還來得及時,在前后狀態交替的時間縫隙中,攜緊那個無比純潔天然的自己,奔走。

  奔走到心靈深處那個無人可踏足的純凈地。

  那么無論外界怎樣,這樣的我們都可以

  擁抱天空,守望奇跡。

  寧靜而幸福。


?

回到頂部

欧美胖老太牲交视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