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聞中心

集團新聞 行業新聞 興利文學
新聞中心興利文學

人們都叫它大亞灣,淡藍色的海水讓人感受到大自然的美妙;一眼朝海望去,看不到邊際,看不到岸邊,只是偶爾從海的深處傳來幾個稍微兇猛地波浪搗亂海平面;海鷗在則一旁自由地飛翔,忽高忽低,時不時地發出一聲聲孤寂地叫聲,襯托著海的氣勢;拍打在岸邊的海水遺留下來的貝殼到處散落在沙灘上,大小不一,形態各異;海對我來說是神秘莫測,深不見底的,它寬廣一般地胸襟使我折服,它偶爾的一個噴嚏使得在沙灘上玩耍的人們驚慌不已;我坐在離海水老遠的灘上看著那些受驚慌而亂跳的人們,發自內心的笑了;在以前,對??傆幸环N神秘的向往,之所以這樣,是因為那時候我一個很要好的朋友去了趟海邊,回來的時候給我帶來一個貝殼,形狀很美,貝殼的邊緣輪廓微微朝內彎起來,我十分好奇,拿過來看,她對我說:將貝殼輪廓大的一邊靠在耳邊上,就可以聽到海聲;我試著仔細照著她的話,示范了一遍,果然,海浪的聲音隨著風的吹動在耳邊響起,我們倆都傻傻地笑了。


有關的海的記憶,一直都是很美好的,可能是它的胸襟裝得下所有不愉快的東西,而表現出來的卻是美好的一面。


海,是神秘的,海,是時而溫柔、時而殘暴的,海,是浪漫的,海,是孤寂的,海,是多愁的。(文/毛亞蘭)


?

回到頂部

欧美胖老太牲交视频